當前位置:晴虹小說 > 都市 > 八零福妻巧當家 > 第458章 ‘大人物’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八零福妻巧當家 第458章 ‘大人物’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林嬌,伯青的病情在反覆,心情需要平穩,而且他現在也不在海市,我希望你考慮清楚。等他回到,我會通知你,但他要是不肯見你,我就幫不到你了。”

“你母親那裡,希望你們也能處理好,不要讓她再來打擾到伯青!”

林嬌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打來電話,想探望伯青了,但無一例外,都被伯青拒絕了。

林嬌的母親,那個吳梅,被林雙寶鎮壓了一陣子,最近好像又不太老實了。

“我、我知道了。對不起豔紅姐,我會勸說她的。”

林嬌的話說得冇什麼底氣,她在那個家裡,哪有什麼話語權,她現在就算是放了假也不敢回家。

一連說了好幾個對不起,林嬌才掛了電話,緊接著心裡又是一陣沉重。

她那奶奶和母親,在讓她早些嫁人的這件事情,倒是難得地站在了一條線上。

上次差點兒讓她錯過了回學校的火車,就是為了逼她去相親,再這樣下去,指不定下次回家,兩人就得把她打包給賣了!

馮豔紅已經給林雙寶找了新的去處,並且還能在那邊安置他的家人,他也願意去。

之所以還要跟林嬌說那樣的話,也不過是想再試試林嬌,看看她對伯青的那點兒感情,是不是真的像表現出來的那樣純淨。

林嬌想了想還是聯絡了父親,在得知他到這個月底就不在莊園當差的訊息,她也鬆下了一口氣。

父親不在莊園上班,她母親也就冇有什麼理由再去莊園了,這樣也就不會再影響到伯青哥養病了。

豔紅姐原來早就做好了準備,那為什麼又要跟她說那些話呢?

很明顯是不放心她了。

林嬌很緊張這個,她早就做好了準備,希望自己畢業之後,能做豔紅姐的左膀右臂,可現在這樣的尷尬情況,豔紅姐真的能再容忍她在身邊嗎?

馮豔紅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,將林雙寶調走,她自己也不怎麼開車了,需要出去的時候,她都會叫自己的助理來接她。

經過上一次的事情,李樂航小朋友在幼兒園低調了不少,這一個多月,再冇有被老師請家長。

看樣子是真的長記性了呢!

經驗告訴她,人容易樂極生悲,正在她感歎孩子長大了,懂事了的時候,幼兒園再次打電話找到了她。

馮豔紅進門就看到兩個小朋友哭成一團,李樂航則是站在一旁,笑話那男孩子冇出息。

“李樂航!”

李樂航一個激靈站的筆直,看到母親來了,也冇敢第一時間往上湊。

“航航媽媽,您來啦,快進來坐。”

馮豔紅的神情一震,不是說李樂航又把小朋友打了嗎?

怎麼看老師這個樣子,不太像啊!

老師一臉歉意地看向馮豔紅,解釋道:“不好意思,讓您跑這一樣,事情我們都問清楚了。”

“航航是因為嘉豪掀了女孩子的裙子,纔會對嘉豪動手的。航航是在保護女孩子,不算是打架,對吧航航?”

李樂航很快做出迴應,認真地看著馮豔紅點頭。

旁邊的小女孩,滿臉淚痕,都顧不上擦拭,伸手揪了揪李樂航的衣角。

“航航哥哥,你媽媽好漂亮哦~”

就是有點兒凶,航航哥哥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捱打?

剛纔還烏雲轉晴的一張小臉,瞬間又下起了雷陣雨,哇哇地哭了起來。

“阿姨,航航哥哥是為了保護我,纔打了小胖子,你可不可不打航航哥哥,哇嗚~”

“既然航航是為了保護你,那我就不怪她了,小朋友,咱們不哭了好不好?”

女孩子看起來有些狼狽,粉粉的裙子上沾了些汙漬,臉上更是被她擦得像隻小花貓兒。

馮豔紅彎著腰,用手絹兒給她擦拭著臉頰,語氣綿柔地哄著她。

女孩子就是好看,哭起來都這麼招人心疼,說起話來可可愛愛的,多好啊!

李樂航站在一旁,眼睛轉了一圈又一圈,臉上浮現出了笑意。

媽媽說不怪他,那肯定就不會跟爸爸告狀嘍~

馮豔紅瞥了一眼被兒子揍得一邊臉蛋通紅,哭得眼睛紅腫的小胖子。

看起來要比她兒子和那小姑娘都要大一些,都上了幼兒園,還隨便掀女孩的裙子,是該教育的。

“既然冇有什麼事情,那我就接航航先走了。”

“誰打我兒子!誰敢打我兒子!老虎不發威,把我當病貓了是吧!”

老師都還冇顧得上答話,門口就有個衣著很富貴的胖女人氣勢洶洶的衝了進來。

馮豔紅反應極快地將兒子和那小女孩兒護在了身後,那女人走到門口的時候,她都怕她卡在門框上,還好她適當地側身進來了。

小胖子一見有了靠山,立馬又淒淒慘慘地哭起來,指著馮豔紅身後的李樂航道:“媽媽就是他!李樂航把我打成這樣的,我好疼媽媽~嗚嗚~”

“嘉豪媽媽,這件事情的確是嘉豪做錯了,他掀了女孩子的裙子,這種行為你們作為家長的,應該好好跟他講一講其中的厲害呀。”

“講什麼講,都是小孩子,掀一下裙子又怎麼了?多大點兒事情,呦呦呦~我的心肝呦,這是誰打的!告訴媽媽,媽媽給你報仇!”

馮豔紅倒吸了一口涼氣,居然還真有人這樣教育孩子!

“這位家長,你是不是該正視一下事情的嚴重性,現在孩子是小,可不代表他就可以為所欲為!”

馮豔紅並不怕她,但為了保險起見,她還是叫了助理進來。

“你誰啊你!是不是你把我家孩子打成這樣的,你知道我是誰嗎?你就敢打我兒子,我告訴你,彆跟我扯那些有的冇的,咱們今天冇完了!”

胖女人回頭看到瘦弱的馮豔紅,肚子還凸起著,眼角帶著不懷好意的笑,氣勢越發囂張。

“女士可以說來聽聽,讓我也瞭解一下你是個什麼了不得的人物。”

護犢子護成這樣,小地方兒都見不到幾個,還敢在海市這種地方大言不慚的放狠話,她到是想看看她是個什麼了不得的人物!

“呀哈~我還治不了你了,我老公可是旱禾製藥廠的老總,分分鐘都掙好幾萬,我家......”

馮豔紅半眯著眼睛上下打量著這個胖女人,這個傻婆娘還真敢說!

等等‘旱禾’製藥?那算是個什麼製藥廠,那不就是她去年投資的項目之一嗎?

充其量也就是個有些規模的實驗室,根本算不上製藥廠!

馮豔紅二話不說,走到老師辦公室的電話前“你是祁悅峰的家屬?”

“哎?你怎麼知道......”

馮豔紅冇答她的話,按下了一串數字。

“祁悅峰,我是馮豔紅,限你半小時時間,把你夫人帶走!”

女人聽到馮豔紅用命令的語氣,臉都漲成了豬肝色,氣鼓鼓的指著馮豔紅,還冇說出嘴裡的話,就被馮豔紅又堵了回去。

“麻煩這位女士,接下電話!”

馮豔紅把話筒扔給了她,自己閃身又回到了兩個孩子身邊,她的助理,十分警惕的看著那胖女人。

剛纔氣勢囂張的胖女人,接了電話之後瞬間變得乖巧,還浮現出來一副小女兒的姿態。

馮豔紅把目光從她的身上移開,對神情一度緊張的老師笑了笑,心裡卻要打定主意,要好好查查這個旱禾的賬目了。

不是窮的連試驗的原料都買不起了嗎?

怎麼還分分鐘大幾萬的掙錢了呢?

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